<menuitem id="nbdfj"><dl id="nbdfj"><listing id="nbdfj"></listing></dl></menuitem><var id="nbdfj"><strike id="nbdfj"></strike></var>
<menuitem id="nbdfj"><strike id="nbdfj"><listing id="nbdfj"></listing></strike></menuitem>
<var id="nbdfj"><video id="nbdfj"><listing id="nbdfj"></listing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nbdfj"></var>
<var id="nbdfj"></var>
<menuitem id="nbdfj"></menuitem>
<cite id="nbdfj"></cite>
<var id="nbdfj"></var>
武漢網站設計

當前位置:首 頁> 網站開發 > 網站開發

展望2014年的互聯網趨勢

發布日期:2013-11-12 作者:營銷型網站建設 點擊:

   武漢做網站的公司作為本土做5年的公司,我們和很多從事互聯網的人聊過天,說一句可能會得罪人的話:很多從業者對傳統商業勢力骨子里有一種傲慢的情緒:傳統就是守舊的代名詞,傳統就是被淘汰的命運,傳統就是會以一種摧枯拉朽的方式被迅速擊潰。不過我實話說一句:不要想當然。

   周末去深圳參加了騰訊組織的WE大會,其中一個演講是馬化騰的“七個路標”(見鈦媒體此前文章《移動互聯網的未來,看看馬化騰的思考》)。相關的內容網上已經鋪天蓋地,不過我還是愿意在這里冒著啰嗦的風險復制馬氏在第二個路標“互聯網+創新涌現”中的一段話:

 “傳統行業在每一個細分領域的力量仍然是無比強大的,互聯網仍然是一個工具,所有的傳統行業不用怕,就跟過去沒有電一樣,只不過是有電可以電子化,有互聯網也會衍生出很多新的機會!

  作為當前市值最高的互聯網企業的領袖,說這番話頗可玩味。存在這種可能,馬化騰意圖讓各種所謂傳統企業借助騰訊的工具(比如微信)進行數字化轉型,從中也獲得騰訊的利益。但同樣存在這種可能,馬化騰真正認識到所謂的傳統企業并非那么得不堪一擊。十二個大字頭網站(騰訊與一些地方媒體集團合作的本地門戶)這個行為充分說明了這點。

  其它行業我基本沒有涉獵或涉獵很少,但我自認為對媒體行業還算知道個一二,我想在這里談談媒體這個“傳統行業”。

  昨兒寫的一篇《58同城與四線甲報業的故事》(鈦媒體另取了一個標題《本地化服務,58同城搶不了區域性報業的飯碗》,我其實并不完全同意),講述的就是在一個小地方,某傳統媒體借助81個營銷人員創造了7000萬人民幣營收的故事——人均年拉單能力可以做到近百萬。而58同城,不過15萬人民幣。這是一個效率的差別。有些人認為,這兩個組織根本是不能放在一起比的。

  不過我認為是可以比的,這里不是模式是不是相同,而是客戶是不是相同。一個廣告客戶的預算有限,投了這個就不會投那個。尤其是本地化商家,預算就更有限了。這兩者唯一的差別大致在于,傳統媒體可能更喜歡做比較大的客戶(比如房地產、婚慶、餐飲之類),但一些小客戶(比如未連鎖的培訓機構、規模較小企業的招聘)則不是它們目前能輻射到的。這和經營手法有關。但58同城非常低效率的拉單水平也可以說明一點:大客戶它有點吃力。
 
  有人可能會認為,這恰恰說明互聯網企業具有長尾效應。這話聽著不錯,但必須要意識到,長尾的一個前提是“極大的豐!保ɑ蛘哒f,極大的市場)。中國很多豆腐干大的小地方,本身就不是什么極大豐裕型的市場,長尾效應是不足的。本地化服務有很強的地域特征,市場與市場之間存在一定的割裂,在中國交通并不是特別發達的當下,長尾目前還看不到特別有利的地方。這個時間點,依然是做大中客戶的時間點。

  還有人會認為,互聯網企業的機制很好,比如說股權期權制。這個制度當然對打雞血有用,不過也必須看到,尚在路上的公司,能不能未來上市兩說。已經上市的公司,一般相對龐大,真心不是什么員工都能持股的。那個四線甲報業當然不可能搞什么股權期權,但它實施廣告收入343分配(報社、部門留存統一分配、員工),我倒想問一句,3成廣告收入歸銷售人員,和銷售人員拿著個不知道何年上市的期權股權,哪個激勵機制大?所以互聯網企業搞股權期權,雖然有用,但到底不是什么萬金藥,一貼就靈嗎?搞這種制度的互聯網企業,哪年不死個百八十個的。

  很多傳統行業擁有一個巨大的優勢:政策/管制。這也是很多人不屑的地方。如果你是一個搞經濟學研究的學者,大可以批判之申討之。但如果你是個商人,就不得不低下頭去承認,這就是競爭優勢。與其高傲地說你丫有什么了不起的,不如務實地去和它合作。做生意嘛,賺錢優先。

  傳媒行業,中國當局對報業的重視,超乎很多人的想象,別看今天很多人在那里討論報紙哪一天就該完蛋了。媒體都有所謂“影響有影響力的人”,在中國,誰有影響力?商人還是官員?答案明擺著的。我曾經和人說笑話,地方黨報哪怕只有一個人看,它都極有影響力,只要這個人是當地的黨委書記。沒有比黨報更精準影響有影響力的人的媒體了。

  互聯網前二十年對傳統媒體的影響是極其巨大的,這里當然包括市場的侵蝕,也包括思想的改變。媒體過去太過于重視生產內容(注意是太過于重視,重視本身沒什么不對的),忘記了媒介媒介,無非就是個媒婆加中介。如果一旦傳統媒體醒悟到自己作為中介的本分,能量的釋放,極其可觀。

  我曾經在鈦媒體上同樣寫過“從大氣到地氣”的文章(見鏈接:《 媒體的社區化演進——高大上如何接地氣 》 http://www.tmtpost.com/69699.html),地氣這個事很多人都明白,大氣這個事,說穿了,就是影響力。影響力不是影響范圍。直白地告訴各位一句,發行量百千萬計的故事會之影響力,怕是比不上只有書記看的一張黨報。雖然,前者影響范圍極大極廣。

  很多人很誤解“影響力”這個詞,比如在微博上,以為粉絲量越大影響力越大——這是智商不夠的表現。影響力分為三個層級:告知、說服、動員。告知和影響范圍有關,粉絲越多告知力越強,這個沒問題。但說服(讓受眾接受/同意/相信)、動員(讓受眾行動起來),就不是簡單的一個數量的游戲。中國傳統媒體的影響力到什么程度呢?舉個例子,同樣一篇文章,沒頭沒腦沒有出處地出現在BBS里,和有頭有尾有作者有***報出處地出現在新聞頁里,我們的感知完全不同。前者有待求證,后者基本可以認定——當然,這里有個前提,不是什么敏感事件。

  一個只有地氣沒有大氣的企業,和一個只有大氣沒有地氣的企業,哪個更容易兼而有之?我的看法是后者。從上往下易,從下往上難。從上往下是組織自己下定不下定決心的事,從下往上還得要改變大眾認知——這事極難。很接地氣的騰訊辛辛苦苦這么多年,要不是一個微信,至今很多人對騰訊的認知是:不就是小孩子玩的QQ嘛。騰訊搞WE做什么?增加大氣感爾。

  馬化騰所謂互聯網只是一個工具,這句話和幾年前“互聯網不再是一個行業”的說法其實異曲同工;ヂ摼W不再是一個行業的另外一個意思就是:作為工具,是誰都可以使用的,不是什么互聯網企業的專利。對待傳統組織,尤其是大型傳統組織,適當的敬畏是必須的,而不是輕蔑地一句:它是一條恐龍。

  所以,在58那篇文章里,我想表達的是,純網絡公司,在本地化服務的一路進軍中,會相當艱難,因為事實上存在著大量的真正意義上的土豪。打不打得過還兩說,但倒也不見得完全搶不了。但前提是:你要意識到它們的強大。而之后呢?與其競爭,不如合作。商場有時候不見得真是戰場。戰場是你死我活的,商場嘛,阿里都和360合作了,大佬的這點求財氣度,還是值得好好學習的。

展望2014年的互聯網趨勢由湖北武漢企盟互聯編輯:http://www.benoviatt.com/newslist/22/939.html

武漢網站建設公司企盟互聯建站經驗豐富,十一年專注于武漢網站建設服務,提供網站建設,網站優化營銷型網站制作,設計師量身打造品牌風格,為廣大企業網站建設,告訴您做手機網站制作費用多少錢,同時提供網站改版和網站維護,專業做事,實在做人!全國客戶服務熱線:400-027-1280 13986190356

在線客服
欧美黑人双飞精品视频,欧美黑人性爱,欧美黑人性暴力猛交喷水,欧美黑人性黑人猛交,欧美黑人性受XXXX精品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